手机出货量下降,ODM产业却反而获益?手机ODM竞争更激烈

手机出货量下降,ODM产业却反而获益?手机ODM竞争更激烈

  • 2024-05-15
  •  567

关键词: 智能手机 三星 小米

近日,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了2023年度全球智能手机IDH/ODM厂商出货量市场份额报告,显示华勤技术以27.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则是龙旗、闻泰、天珑、Mobiwire。

Counterpoint Research高级研究分析师Ivan Lam在评论ODM市场动态时表示,“经过多年的整合和退出,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现在由八家ODM组成,它们控制着95%以上的智能手机外包量。”


具体来说,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总出货量同比下降了4%。受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需求下滑的影响,三星、小米、荣耀、OPPO、vivo等智能手机品牌厂商开始更多的将智能手机的设计和制造外包给独立设计公司/原创设计制造商(IDH/ODM),以期在激烈的市场中保持竞争力。这也推动IDH/ODM厂商在2023年对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的贡献同比仍出现了小幅增长,达到了历史新高,显示出外包量的增加。

从2023年度全球智能手机IDH/ODM厂商出货量市场份额来看,华勤技术得益于三星、小米、OPPO等头部智能手机品牌厂商的订单的稳定,以27.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不过相比2022年,市场份额下滑了0.2个百分点;排名第二的龙旗,获得了来自vivo、荣耀和联想集团的新订单的支持,拿到了27.3%的市场份额,相比2022年下滑了0.9个百分点;闻泰科技凭借其赢得的来自小米、三星和荣耀的订单,出货量实现了同比7%的逆势增长,带动了其市场份额同比增长了1.5个百分点至20.6%,位居第三。

除了头部的三家IDH/ODM厂商之外,在二级IDH/ODM厂商当中,天珑在2023年的出货量尽管出现了11%的同比下滑,但仍然保持了第四的位置。另外,得益于传音集团(TECNO、itel和Infinix品牌)2023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逆势增长30.8%至9490万台的出色表现,其ODM厂MobiWire每年维持了约同比30%的增长,新兴的ODM厂商Innovatech也是如此。Counterpoint Research研究分析师Alicia Gong补充道:“中诺(Chino-E)在失去其他中国品牌的订单后出现了同比两位数百分比的下降。总部位于深圳的酷赛集团(Coosea Group)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其订单几乎每年翻一番。”


40个月的换机周期,苦了ODM

全球经济疲软最终导致手机换机周期从2017年的18个月和2020年的32个月,逐步上升至40个月,直接影响了手机品牌厂家的产品路线图、采购计划、存货控制和现金流管理等方面,都变得更为谨慎。

一方面,换机周期变长,导致手机品牌厂家更加依赖ODM厂家,直接将备货的现金压力转嫁给ODM厂家。

另一方面,ODM厂家的产能过剩,又削弱了ODM厂家的话语权,压缩自身毛利空间以求获得仅有的订单,已成为手机供应链的惯例。

尽管如此,卓翼科技和深科技(长城开发)在过去两年仍然很难得收获足够手机ODM订单,卓翼科技的手机订单基本所剩无几,深科技干脆直接将手机代工业务出售剥离。

而没有上市的第三方手机代工厂似乎只剩下了天珑移动,主要代工摩托罗拉手机。



大陆手机代工ODM头部厂家分别是立讯精密、比亚迪电子、闻泰、华勤、龙旗、光弘和富智康。

其中,立讯精密的主要手机客户只有苹果iPhone。闻泰的手机主要客户为三星、OPPO,但其442亿元收入中,包括了电脑和智能穿戴产品。

比亚迪电子手机主要客户为华为、小米、三星、荣耀。

华勤手机主要客户为三星和小米。龙旗手机主要客户为小米、荣耀、联想。

光弘手机主要客户为华为、小米和荣耀。

富智康承担富士康的非苹果业务,手机主要客户为小米、谷歌、诺基亚和夏普。

由于立讯精密代工的苹果iPhone手机收入没有细分,除立讯以外,以手机代工的营收入规模排序,比亚迪电子排名第一,富智康排名第二、随后应是华勤、闻泰、龙旗和光弘。

值得注意的是,富智康去年手机代工营收高达467亿元,代工的产品还是小米、谷歌手机高端旗舰产品,居然还陷于亏损境地。基本可以说明手机ODM厂家抢夺订单的惨烈程度。

综合来看,手机ODM行业平均净利率为3.75%,行业平均毛利率为11.18%。对比TWS耳机ODM行业平均净利率6.56%,以及行业平均毛利率15.36%的水平。基本可得出,手机ODM代工行业产能仍处于极度过剩的状况,毛利率8%应该是手机ODM厂家的盈亏临界点。

现在的问题是,即便是全球手机ODM的头部厂家,其毛利率水平也基本处于盈亏临界点的边缘。


海外布局是获得订单的基础

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

手机ODM厂家因为产能过剩,不惜压缩自身毛利空间,大打价格战。相反,尽管手机市场疲软让手机品牌厂家不好受,却由于国际贸易形势紧张等诸多原因,开始有价格竞争的默契。

潮电智库了解到,中国手机厂家在国内价格竞争相对激烈,在海外市场却相对缓和友好。

比如,在印度,小米、OPPO和vivo就基本放弃了价格竞争。印度政府的恶意罚款,让中国手机厂家将其计入手机成本,手机售价相对两三年前,还略有提升,已经成为中国手机品牌厂家的共识。

当然,为规避国际贸易风险,手机ODM厂家的海外布局,成为能否获得手机品牌厂家更多订单的关键。

比如,布局越南的工厂,可以规避欧美市场的贸易风险,同时可以供应东南亚等市场。

布局印度的工厂,可以对应印度十亿级市场;布局印尼的工厂,可以规避印尼的高关税。

富智康则依托富士康的背景,在全球重点区域均有工厂布局。

对手机ODM厂家的财务数据也可以看到,其海外市场业务规模正在逐步扩大,且毛利率水平相比国内更高。



“AI手机”搅动一池秋水

2024年以来,三星、魅族、OPPO都已官宣,2024年是AI手机元年,接下来将“All in AI”,着力布局AI技术,并推出AI手机产品。与此同时,迟迟未公布AI技术进度的苹果也于近期对外表示,“生成式人工智能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突破潜力”,今年晚些时候,将向大家分享“在AIGC方面开创新局面的方式”。

根据Counterpoint预测,2024年,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或将有不到5%为AI手机,即6000万部。IDC也认为,AI大模型在手机上的使用有望打破手机市场多年以来创新不足的局面,对硬件更高的性能需求也利于推动部分用户换机。

“大模型是平台级AI演进和发展的升级。平台级AI会让手机越用越懂你,越用越好用,实际上用AI的能力能使荣耀手机的各个维度,比如让手机拍照拍视频的效果更好,系统使用的体验更好、流畅度更高,各种手机应用的调度更加精准等。”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赵明认为,新技术、新材料、AI大模型会帮助智能手机领域的创新突破瓶颈,给智能手机产业注入新动力,给智能手机和智能产品带来更多想象力。

赵明还大胆预言,AI将深入手机的各个角落。AI使能化下,个人化的操作系统千人千面,AI会根据每个人的使用习惯和需求,以更懂你的方式为你提供更好的服务。

来源:贤集网